【郭红梅】视觉文化中的性别与权力

 【郭红梅】视觉文化中的性别与权力

布列逊是当代欧美著名的艺术史家,“新艺术史”研究中最具影响力的学者之一,视觉文化研究的代表者之一。布列逊考察绘画作为文化符号事实的可能,布列逊研究席里柯的方法总结:将图像当成一个符号系统,然后用精神分析他,用性别凝视的理论来阐释它,并指出社会不仅建构女性而且建构男性。在男性的观看者与男性图像之间的关系中,身份认同则成为中心。
大师简介
郭红梅 简介1972年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。1993-1997年就读于原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,获学士学位。1997-2004年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45中学任教。2004-2007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,获硕士学位,研究方向为西方现代美术史,导师:余丁先生。2007-2008年任职于广东美术馆研究策展部。2009-今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,攻读博士学位,研究方向为西方现代艺术与批评,导师:易英先生。
脱离失去战场:坐着的轻骑兵号手:号手-命令,坐着-休息,失去战场,号和宝剑-支撑物和装饰物;枪骑兵肖像:没有枪-没有战场,英雄无用武之地;1815年之前:身份认同与理想始终处于矛盾状态帝国衰落,席里柯的两个选择:对崇高庄严的意象的怀念-马赛,赛马系列马和人的激烈争斗;马-理想化形象,人-权威停留在1815年的经历中-梅杜萨之筏·1819,用完美的躯体表现了一个极不完美的灾难精神病人系列 精神病人-没有社会身份,没有社会脸,等同于残肢断臂,进而隐喻没有社会权力的人权力从来不属于自己,而只属于另外一个男人,即在家庭中是父亲对母亲的性权威,在社会中是上级对下级的绝对领导。

[rihide]下载地址:http://pan.baidu.com/s/lpKVDRYj
提取码:j9o6[/rihide]

原文链接:http://belry.com/718077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